中华志愿者杂志社 百姓生活 人员查询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搜索:
百姓故事
当前位置:聚焦西部  >  百姓故事  

[百姓故事] 艰难岁月中的温情


2017-01-19 17:07:55  来源:百姓生活网

【石大记忆】

 

艰难岁月中的温情

 

——访原西南石油大学党委组织部部长李传汤

 

百姓生活网西部新闻 通讯员 张宝玲 张魁武 吴婷 喻金伦 姚明淑  记者 胡发寿 黄国苗

 

 

原西南石油大学党委组织部部长李传汤

 

【人物简介】李传汤,男,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1930年4月出生,1958年9月从北京石油学院调入西南石油大学的前身----- 四川石油学院,长期从事教育教学和党政管理工作。历任教务处教育科长、地质钻采系党支部副书记、代理支部书记、科研处副处长、开发系党总支书记、学校党委组织部部长等职,1991年1月退休。

 

【编者按】历史,简称史,一般指人类的社会历史,它是记载和解释一系列人类活动进程的历史事件的一门学科,是研究人类变化、社会兴替的重要的人文学科,也是对当下时代的一种映射。历史是延伸的,是文化的传承、积累和扩展,更是人类文明的轨迹。历史如烟,却承载了无尽的奋起。当教育教学改革进入新的历史阶段,西南石油大学开启了旨在以抢救学校文化记忆为目的的“石大记忆”项目,为后人留下永远的、宝贵的精神财富,为实现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这无疑是该校不忘初心、延伸历史、传承文化、创新发展的一项新的举措,值得称颂。

 

历史无言,精神不朽。在西南石油大学建校60周年即将到来的时候,当新年钟声敲响之际,记者以一种不能放弃的历史责任感,怀着对中国笫二所石油高校创建与发展辉煌历程的珍爱,走进如今还健在的亲历者和见证人的离退休老干部之中,聆听并记录下那些永远不能忘记的历史岁月。釆访报道的笫一人是原西南石油大学党委组织部部长李传汤。

 

 

风华正茂时的李传汤老师

 

记 者:李老师,您好! 非常感谢您接受百姓生活网的釆访。据记者了解,您是1958年西南石油大学建校时,从中囯第一所石油高校——北京石油学院派到西南石油大学的前身——四川石油学院的。您老既是西南石大建校至今的亲历者,又是学校59年建设和发展的见证人,请给我们介绍一下您所经历的学习、工作历程。

 

李传汤:我是1954年入学,1958年毕业,同年上半年被派往四川南充毕业实习的。那个时候,四川石油学院还没有成立,我被分配到南充构造3井,实习期间和工人们一起工作,实行的是“三班倒”。那时的条件很艰苦,钻探设施也很落后,井喷事故常有发生。有一天,我上的是“0至8”(从深夜零点到早晨8点)的班,那天深夜恰遇井喷,泥浆裹挟着油气喷射到20至30米的高处。当时,我和司钻在钻台上,其他人都在泥浆池旁边。泥浆从30米的高处落下来,其比重较水大得多。泥浆落在我的身上,相当吓人。井喷时,要马上关闭电灯,因为有油气,很容易着火。此时井场的灯全都关闭了,泥浆直往头上和身上浇,但最为紧要的是赶快关上防喷器。我们摸黑从钻台上顺着梯子往下走,与工人们一起迅速关上了防喷器,避免了着火。在四川,还有一次井喷后着火,井架都烧红了,远处看去就像一条火龙倒下来,很有可能伤到人。这是我一生当中,亲身遇见、亲眼看到的一次最为惊险的井喷场面。3号井喷油以后,国家石油部部长余秋里亲临南充现场考察、祝贺。紧接着,川中龙女寺、蓬莱等很多构造带都成功喷出了油流,石油部非常重视,庚即向国务院等部门汇报。于是,国家研究决定于1958年9月在四川南充正式成立了新中国的第二所石油高校——四川石油学院。

 

在南充构造3井实习结束回到北京后,等待分配工作。因为我是年级党支部委员,还是系里的团总支副书记,学校决定让我留校,还给我发了红牌校徽(教师的校徽是红色的)。1958年9月,四川石油学院正式成立,请求北京石油学院给予支持。因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又是南方人,加上曾经在南充实习过,所以就被派到四川石油学院了。我的入党时间是1953年2月,当时入党审查非常严格,但入党很光荣。我入党60多年了,对党的信仰始终不变。现在,习总书记提出不忘初心,非常到位,非常亲切,也非常感人。

 

 

四川石油学院初建时的老照片和个人简历

 

记 者:李老师,听前辈们说,四川石油学院建校初期各方面的条件都十分艰苦,全校师生同吃同住同劳动。您是学校初建时期的建设者之一,请您给我们讲讲当时是怎样上下同心共克时艰的?

 

李传汤:我们四川石油学院的第一任院长是马载,他最让我敬佩。马载要求很严格,但非常关心下属,这个我就不多说了。举个例子,我是1954年结婚以后上的大学,毕业工作不久就抽调到四川石油学院了。刚参加工作,没有向领导提出调动我爱人的要求,学院是朷建,各项工作千头万绪,加之没有校舍,是借用部队军营的房子,我怎么能提出把我的爱人调来呢?我爱人当时在贵州铜仁。马院长考虑到教职工的实际问题后,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1959年向我爱人单位(贵州)发函,把我爱人调了过来。这件事情,让我很感动。可是,此时我老伴来不了,爱人单位要她培养一个成本会计后才能走人。于是,拖了两年,1961年我爱人才正式调来南充。马院长关心教职工的感人事例很多,我再讲一件亲身经历的事情。那是1960年的春夏,学院地质钻采系承包了江油香水构造细测任务,当时系里成立了一个地质队。杨保善老师任队长,王雨普老师任副队长,我任指导员。结合生产实习,几位教师带领地58级、地59级的部分学生赴江油香水,在高山深谷中奋战半年,圆满完成了细测任务。在此期间,大约是1960年的5、6月间,一次跑野外时我不慎摔了一跤,扭伤了腰。得知此情况后,马院长亲自到江油来看我,并检查测量工作和实习情况。他专门为我带来了治疗跌打损伤的药,叮嘱大家一定注意安全,使我和实习队师生们都感动不已。到了晚上,马院长坚持不去县城住旅馆,而与我们实习队师生一起住工棚,但又没有多余的床位。大家都争着要给马院长让床铺,然而,马院长却硬是自己打地铺。马院长的逻辑很简单,他说:“我是当兵出身的,打地铺不是常有的事吗?我来看望你们,不能反过来给你们添麻烦呀,让你们睡地上我会睡不着的。” 谁也拗不过马院长,那一夜老领导硬是席地而寝,而地质测量队这些十几二十岁的学生娃娃和二、三十岁的年轻教师,却躺在床上。那一夜,我久久没能入睡,想着躺在地上的马院长,我落泪了……

 

另外一件事也使我至今记忆犹新。刚开始到学院的前几年,我做党政工作比较多,学校关心我,让我去北京石油学院进修,补一补业务。我1964年到北京,我的第二个孩子请了一个教工家属帮助带,她住在三楼。有一天,木匠正在修理木栏杆,孩子在栏杆边玩耍,年幼的孩子去扑栏杆时不小心从三楼摔到一楼的沟里,大腿骨头摔断了,马上送到医院治疗。党委书记蔚华之知道我不在家,孩子又摔成骨折后,便立即带人赶到医院,亲自找到医院的院长,让医院给孩子精心治疗。医院很重视,专门给我儿子找了最好的医生医治。在领导的关心下,我二儿子的腿恢复得很好,跟正常人一样。领导的关怀,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学院领导关心下属、求真务实的作风,对我影响很大。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以后执教和担任领导职务的多年里,我一直把学院领导的关心化作带好学生、高质量完成工作任务的实际行动,视学生为亲人,从不要特殊照顾,与学生一视同仁。我带井58级的学生去井队实习,井队三班倒,我照样参加。冬天很冷,要求全部换成工服,我带头执行,从不因为自己是教师而搞特殊。在建校劳动中,我坚持和学生们一起劳动、一起挖石头、一起吃饭、一起挑泥巴修马路,和学生们结下了很深的友谊。以致在学校55周年校庆时,学生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回到学校,一回来就有学生问我: “李老师,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尽管学生们已毕业多年,但我基本上都能一一说出名字来。

 

 

李传汤老师教过的钻井58级学生合影老照片

 

1959年,国家处在生活困难时期,一个月每人只有三两油。由于建校不久,劳动比较多,而师生吃的菜大多是牛皮菜,没放什么油。有一天,我因肚子疼,全身无力被送到南充的部队医院。在医院住了几天后,我的精神好了,肚子也不疼了,我就问医生是什么病?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的毛病,是由于没吃到油水,体质下降所致。我立即跟医生说,我要回学院了,因为系里事情很多,我是地质钻采系党支部的副书记。医生说,依你的身体状况,主要是营养不足,应该在医院多住些天,这里的伙食比学院要好一些,至少每顿都有点肉,可以增加些营养。在医生的劝导下,我在医院仅住了几天,就立刻赶回学校继续工作了。在那个年代,那种艰苦的条件下,心里想的就是工作,別无它求。我记得,我的体重最重时接近150斤,而灾害年头,体重却降到了99斤,相差40斤,那时我显得很瘦。我的笔记本上,都有清楚的记录,那个时期,是我一生中体重最轻的时候。这是历史的印记,也是人生旅程的真实记录。

 

 

历史留下的真实印记

 

记 者:心里想的全是工作,这种精神在您们老一辈身上特别明显; 而特别敬业,这种精神更值得现在的青年人好好学习。李老师,我们知道,石油学院建校之初所用的专业教材,大多数是苏联的,后来改用学院自己编写的,您参与了专业教材编写工作,请给我们作以介绍,好吗?

 

李传汤:好的。石油高校的专业教材,最初全部引用苏联的。直到1966年2月,由东北石油学院周世尧、北京石油学院沈忠厚、黄荣樽、郑基英等和四川石油学院旳我参加编写的《油井工程》一书出版,我国的石油高校才有了自己编写的专业教材。《油井工程》,是比较早的专业教材,三个院校一起编写。编写这本教材时,我们亲自到胜利油田和大庆油田进行了几个月的专题调研。冬天零下二十几度,我们与工人一起上班,实地考察学习,制定教材的三基提纲——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能,然后根据这个三基提纲编写。这本教材,全国各大石油院校现在都有在用,它很切合我们的实际。1972年,我们学院钻井教研组的几位老师研究准备编写《石油钻井工人读本》。1973年元月,学院与川南泸州气矿钻井总工程师夏述明等人商量,举办了该矿第一期司钻短训班。我们学院当时参加的教师有张绍槐、黄汉仁、刘崇建、廖荣庆和我等,这次办班对读本的编写起了很大的作用。1973年6月到11月,我们钻井教研组几位老师又到胜利油田、大港油田深入调研,征求对该读本的意见,并现场进行修改,然后交稿给燃化部出版社出版。那几年,这个读本印刷了十几万册,广销全国各大油田……

 

 

四川石油学院教师偏写的《石油钻井工人读本》

 

1978年,我参加了石油部检查团,回校后被调到教务处工作。我在教务处呆的时间不长,很快又被调到了科研生产处。这期间,我参加了1983年的牙轮钻头鉴定会。校庆二十五周年时,科研处编辑出版了《科研成果论文选编》一书,汇集了已鉴定获奖的科研成果和已刊用的科学论文,涉及石油地质勘探,石油钻井、泥浆,石油开采、油田化学,石油矿机机械,数学、物理、化学等各个方面。1983年11月,石油部科研和研究生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西南石油学院科研处整理并印刷了两份交流材料呈送到会议上交流:一是《石油部科研和研究生工作会议交流材料》;二是《校庆二十五周年科研成果论文选编》。石油部李天相部长在会上讲话时,对我们学院整理的两本交流材料在大会进行了表扬。同时,会议还指定我第一个发言。

 

 

西南石油学院科研处整理的两本交流材料受到石油部科研和研究生工作会议的表扬

 

记 者:李老师,您担任开发系党总支书记时,学院正在筹划进军“三项工程”,而开发系可谓是学校所有工程的中流砥柱,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当时的工作开展情况和您是怎样发挥系党总支这个政治核心作用的?

 

李传汤:1984年,我担任了学院开发系的党总支书记。但我的理念是:党总支书记也是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因此,我跟系领导班子成员配合得很好,我们的领导班子(黄逸仁、孙良田、蔡兴德、罗平亚)很团结,相互支持。我认为,领导班子协调配合很重要。于是,我主要抓了领导班子的凝聚力。作为一个班的班长、副班长,如果没有把这个班带好,那就是你的责任。我经常到实验室,到课堂里。我的组织生活也在电工教研室的党支部过,不管你是什么领导,都是一名普通党员,都要过党员组织生活,到基层的党支部去过组织生活,能了解到基层党员的情况,使群众情况心中有数。同时,要互相关心、观察同志之间的配合情况、互相支持工作。这三点很重要,如果领导班子不协调,那么工作效率就不高。领导班子互相争斗,工作效率怎么能提高呢?现在,习总书记强调执行党内政治生活准则,搞好政治生态,就是要重塑风清气正的政治风气,就是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四个全面”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新飞跃。我担任学院开发系党总支书期间,如果职工夫妻之间有矛盾找到我调解,我就找当事人谈话,让他们写检查,夫妻和解之后,我又把检查还给他,不装入个人档案,主要就是解决问题。思想政治工作要细,要使人家心动,真正达到解决问题、化解矛盾的目的。

 

 

西南石油大学及石大大学精神

 

记 者:李老师,据我们了解,您是1987年担学院党委组织部部长的,而且一直在这个岗位上工作到退休,现在回忆起段任职经历有没有特别的感受?

 

李传汤:那时候,学院是张永一当党委书记,他找我谈话说,党委决定把你调到组织部担任部长。此时我都已经56岁了,如果是现在,就该退休了。但组织上说让我干,我就继续干。1987年7月1日,是党的生日,我组织了全学院一百多名党员,在电教室重新举行宣誓仪式。后来给每个党员买了一本《共产党员》一书,这本书有一寸多厚。当时商家说,你们买书可以给回扣的。我说,怎么买本党的书还要吃回扣?坚决拒绝了。我是一个老古板,不习惯这个,从来不吃回扣。到了60岁时,党委书记对我说,你还需要干一段时间,还要带新人,带年轻干部。1990年4月,我满60岁,但是我在1991年1月才退休,继续干了半年多,干完那几个月,人事处要多给我发多干这几个月的钱,我拒绝了,还是不习惯…… 那时整个学院的工作作风很好,心齐风正。我工作期间提拔了一批有真才实学、德才兼备的年青同志,但是从来没收过他们的一份礼金,我从不收礼。我信守的原则是,提拔干部必须有群众推荐,在征求意见时,提名的名单里没有,就不能被提拔!必须要得到群众的认可,才能被提名,才能任用。年终考核,领导对你一年的工作进行评价,评价表要给本人看。张永一书记给我写的评语,比如“作风正派……”,我现在还保留着,那时候真正做到了“公正、公开、公平”。我现在赋闲在家,空闲时间,就锻炼身体,看看书,用电脑写写东西。你们现在所做的这项工作,对西南石油大学的长远发展很有意义,我很乐意支持你们!

 

 

老部长李传汤与釆访者留影

 

记 者:李部长,您对党的信念、对事业的热爱、对工作的执着、对下属的关爱……,精神非常难能可贵,令我们十分感动。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同时也非常感谢您提供了这么丰富而珍贵的史料。

 

 

 


责任编辑:杨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