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志愿者杂志社 百姓生活 人员查询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搜索:
百姓故事
当前位置:聚焦西部  >  百姓故事  

[百姓故事] 当年红军咱家乡凉山过


2017-02-14 17:12:21  来源:百姓生活网

——几首诗说明了得民心者得天下的真理

 

百姓生活网四川讯(王仁刚 文/图) 见微可知著,听弦歌而能知雅意。800里凉山见证了历史上多次著名的军队长征:三国时,汉丞相诸葛亮率军南征,“五月渡泸,深入不毛”,安抚了南方少数民族,巩固了蜀汉的大后方;唐时吐蕃和南诏由此北进,直入成都,掳掠数万人南归;蒙元南征,万里包抄,彻底打败南宋王朝;154年前石达开的太平天国西征军,经由凉山,从辉煌走向覆灭;82年前,工农红军万里长征至此,分兵进击结盟彝海,一往无前,从胜利走向胜利……

 

1. 两支部队从此过,结局不同

 

82年前,中国工农红军一方面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数万多红军战士辗转数省,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于5月初进入今天凉山地界当时称为宁远府的地方。当年红军来到凉山,蒋介石笑了,他认为红军将会步石达开的后尘,覆灭在这南起金沙江北到大渡河的八百里苍茫的横断山中。

 

1863年石达开率领的的太平天国西征军与1935年毛泽东朱德等率领的红一方面军,相距72年先后长征来到凉山,其中确实有太多太多的相似:至此时间都是夏季四五月间,经过凉山的时间都在一个月左右;长征队伍都是经历过千锤百炼历经千难万险来到此地,进军路线几乎相同;都曾四渡赤水,虚晃一枪巧渡金沙江来到了凉山;队伍都是人数为三四万人的精锐部队;人们都习惯以他们头上的特征来称呼他们,一曰“长毛”“发逆”,一曰“红军”;他们面对的都是家支林立,各据一方的地方军阀和贫困落后的凉山人民;他们都要面对最棘手的民族问题……

 

两支部队,最终的命运却完全不同:石达开的西征军,全军覆灭在石棉县紫打地石宰宰,石达开本人被押赴成都凌迟而死;红一方面军,在毛泽东等的领导下,抢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从胜利走向胜利。胜利与覆灭,结局天壤之别,实在引人深思。这其中政治的军事的原因已有很多分析,这里只想探求“见微知著”,从相关古诗文作品中探求一些蛛丝马迹。

 

2. 石达开的《凉山题鼓诗》充满血腥味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阵营里出类拔萃“天纵英武”的政治家军事家,骨子里有着项羽般悲剧气质。他的诗文气魄豪壮而充满杀伐与暴戾之气,在起兵之初,曾因一副:“磨砺以须,问天下头颅几许;及锋而试,看老夫手段如何”招揽天下英雄加入反清斗争。1860年天京事变后,石达开独立支撑,队伍从几千人壮大到20万,为谋求发展,剑锋西指,转战广西、湖南、云南。进入川西,他内心是充满自信的,这从当时留下的一些太平军文告可见端倪。石达开将一路豪情,吟成七律。他边进军边吟哦,边吟哦边题写:到德昌,题写在了人家的墙壁上;到樟木箐,题写在文昌宫的鼓上。两处题写的内容是一致的,而今天成都春熙路所立石碑上却只有6句,大概是石达开当时还未吟哦完整而题写。而比较完整的是这样的:

 

大盗亦有道,诗书所不屑。

 

黄金若粪土,肝胆硬如铁。

 

勒马过悬崖,弯弓射明月。

 

人头做酒杯,饮尽雠仇血。

 

太平军来到大渡河紫打地,因河水大涨不能渡河,同时刘姓王妃恰好生子,于是全军再次庆祝逗留了。三天后,被四面赶来的清军民团彝兵团团围住,苦战月余,不能突围,最终石达开被擒,全军覆灭。6月25日,石达开等被押赴成都科甲巷凌迟处死,时年33岁。

 

于右任《题大渡河翼王亭》也兴胜感叹:

 

大渡河流急且长,梯山万众亦仓皇。

 

遗民慷慨歌谣里,犹说军前失翼王。

 

3.红军文告宣扬自由平等

 

红军长征至凉山,也留下了许多宣传标语和文告,最著名的是署有红军总司令朱德名字的《中国工农红军布告》,布告语言通俗,格式整齐,读来朗朗上口:

 

中国工农红军,解放弱小民族。

 

一切夷汉平民,都是兄弟骨肉。

 

可恨四川军阀,压迫夷人太毒。

 

苛捐杂税重重,又复妄加杀戮。

 

红军万里长征,所向势如破竹。

 

今已来到川西,尊重夷人风俗。

 

军纪十分严明,不动一丝一粟。

 

粮食公平购买,价钱交付十足。

 

凡我夷人群众,切莫怀疑畏缩。

 

赶快团结起来,共把军阀驱逐。

 

设立夷人政府,夷族管理夷族。

 

真正平等自由,再不受人欺辱。

 

希望努力宣传,将此广播西蜀。

 

阅读这诗,我们顿时感到红军的胸襟气魄和胜利豪情已然蕴含其中了。其革命主张指导思想,自我定位,对待民众的态度,奋斗的目标从诗中吐露无遗。

 

 

红军平等对待西昌各族人民,因而得到各族人民的拥护。红军在马道赠送战马的故事,在礼州文昌宫散发衣物粮食,边家祠召开著名的礼州会议,边家大院西禅寺留下伟人的足迹……今天依然是人民津津乐道的故事。

 

 

西昌礼州:工农红军礼州会议遗址

 

 

西昌礼州边家大院:毛泽东下榻处

 

 

礼州西禅寺:周恩来下榻处

 

 

礼州西禅寺:红军驻地

 

4. 国民党反动派火烧西街,烧掉民心

 

得民心者得天下,不嗜杀人者得天下,爱民者民恒爱之。杀人魔王,缺少仁爱之心,必然为人民抛弃;“救民菩萨”心怀国家民族关爱百姓,善始善终金声玉振,必将得到人民的拥戴。中国工农红军得到民心与国民党反动派丧失民心有鲜明的对比,这点可以读读1935年西昌朱先生的一首《火烧西街诗》:

 

民国廿四年,西邑起风烟。

 

苛捐派三前,沿河修防线。

 

红军未见面,民房烧几千。

 

老幼无家住,唉嚎最可怜。

 

驻守西昌的国民党24军“刘三娃”为守城池,嫁祸红军,丧心病狂防火焚烧西街马水河街,烧毁几千间民房,无数民众流离失所。红军识破其险恶用心,径直北上,根本不进攻西昌城——24军聪明反被聪明误,由此更加臭名昭著了。

 

5. 《长征》一首充满革命豪情的胜利者之歌

 

今天重新阅读读到毛泽东在1935年10月胜利到达陕北,三军回师后所作的《长征》,依然能够感受那份昂扬的革命豪情: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相关链接:

 

①按《历代文人吟西昌古诗文选读》:石达开(1831-1863),小名亚达,绰号石敢当,广西贵县人,太平天国名将,近代中国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武学名家。

 

②四川省巴县档案陈列馆之重庆府关于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传首示众札文:“将发逆石达开、曾仕和、黄再忠、韦普成验明正身,绑赴市曹凌迟处死。将石逆首级用石灰腌掩,木笼盛装,以备解献京师,传示各省余贼,以昭炯戒。其石逆幼子石定忠著牢……”

 

 

 


责任编辑:杨婷